美媒:特朗普图谋对华发起一场新冷战 但他不会赢


导读:近日,美国《纽约客》杂志刊文评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对华新政演讲,指出特朗普当局的新对华政策不会获得世界各国的支持,向中国发起一场新冷战的图谋不会得逞。同时,作者在文中也对中国的某些政策和行为进行了攻击,对此,观察者网并不认同,提请广大读者在阅读中明辨是非。

【文/罗宾·赖特 译/观察者网由冠群】

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访问了尼克松总统图书馆。这是一座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市占地9英亩的建筑物,在疫情期间,该图书馆只为蓬佩奥重新开放了部分场馆。蓬佩奥在理查德尼克松的墓前献上了一个红白蓝三色花环。他游览了博物馆,在一尊真人大小的尼克松雕像旁照了一张照片,这尊雕像的设置场景是尼克松在1972年作为美国总统首次历史性访华时伸手与中国总理周恩来握手。参观结束后,蓬佩奥走到一个可以俯瞰停车场的讲台上,这个停车场平常是预留给旅游巴士停放的,现在则为少部分观众摆放了一些相距6英尺的折叠椅。蓬佩奥愤怒的宣称,尼克松半个世纪前与中国和解的尝试已经完全失败了。他呼吁盟友建立一个新的北约式联盟来对抗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再谋求改变中国的体制。基本上可以这么说,他宣布了一场新冷战。

蓬佩奥说:“我们这些自由国家,必须更富有创意、更加坚定的诱使中国共产党改变其行为,因为北京的行为威胁到了我们的人民和国家的繁荣。”他抨击了美国长期以来奉行的对华“盲目接触”政策,声称这种政策给了北京“窃取我们知识产权和商业机密”的机会,并使世界航运通道受到威胁,北京还扭曲国际贸易,为了“主宰世界”而大肆开展间谍活动。蓬佩奥还说,尼克松的接触政策使北京获得的好处要多于美国获得的好处,这明显侮辱了受邀前去听讲的尼克松家人。“事实是,我们和其他自由国家的对华政策复苏了中国濒临崩溃的经济,而我们得到的却只是北京反咬了喂它的手。”蓬佩奥警告说,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主义中国,“共产主义中国就肯定会改变我们。”

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讲话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蓬佩奥的这次挑衅性讲话,再加上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和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等美国一众高官在最近几周就中国问题发表的讲话,这四次讲话表明特朗普当局的对华政策发生了彻底的大逆转。

过去三年,特朗普一直在大肆宣扬他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私人关系。2017年4月,特朗普在自己的海湖庄园与习近平第一次会面,他吹嘘道:“我们的关系取得了重大进展。”他宣称两人关系“非比寻常”。特朗普甚至在餐桌上一边告诉习近平“这是你见过的最漂亮的巧克力蛋糕”,一边向他透露,自己刚刚下令美国舰艇攻击了使用化学武器的叙利亚。当时习近平惊讶无比,没想到特朗普会向他泄露这样机密的情报和军事行动,习沉吟了10秒钟,然后让翻译人员又重复了一遍特朗普的话。

即使在今年一月新冠肺炎爆发后,特朗普仍然在推特上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达成的“重大贸易协议”将拉近两国关系。“与习主席共事太棒了,他是一个真正的爱国者。还有更多的成果!”今年2月,他赞扬习近平应对疫情的措施。他在推特上写道:“中国正在严格执行抗疫措施。在习近平主席强有力的领导下,这次抗疫行动必将取得圆满的成功。”

然而从那以后,两国关系就开始急剧恶化。一位曾在另一位共和党总统执政时期担任驻华大使的匿名人士告诉我说,蓬佩奥讲话中透露出来的观点代表了“我国历史上,对另一大国最快最剧烈的一次政策转变”。他宣称美国新的对华政策“相当骇人听闻”。

芮效俭(Stapleton Roy)曾在1970年代参与过中美建交的秘密谈判,并在1990年代担任美国驻华大使,他称特朗普这种先发制人的策略是鲁莽的。他对蓬佩奥的讲话不以为然,认为那不过是为了安抚信奉“中国威胁论”选民的政治演讲,“毫无战略思维”。在小布什和克林顿政府期间担任驻北京大使的芮效俭对我说:“盲目叫骂中国是误读了中国和东亚局势,东亚各国都不希望发生国际对抗。”

多位前美国公使告诉我说,更令人震惊的是这种想法——华盛顿会打赢这场中美冷战。那位匿名大使说:“30年前我们可以赢得与苏联的冷战,但今天我们无法赢得与中国的冷战。”与苏联不同,中国已经深度融入了世界经济,即使蓬佩奥也承认这一点。他声称:“北京对我们的依赖比我们对他们的依赖要大。”

然而,美国的许多基本商品也依赖从中国进口,其中包括大约一半的医疗用品。中国还是美国第二大汽车零部件来源国,出口量超过加拿大,自2007年以中国对美出口值已增加了三倍。其中许多汽车零部件是在武汉生产的,武汉号称是“中国车都”,也是此次疫情的始发地。如果中国停止出口零部件,多家美国工厂可能会因此倒闭。2017年,美国市场上包括手机在内的所有进口电子产品有60%是从中国进口的。甚至在美国销售的自行车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中国。中国也是美国商品的宝贵出口市场。

世界银行前行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本月在阿斯彭安全论坛(Aspen Security Forum)上表示,“在特朗普当政前15年,中国为世界经济增长作出了最大贡献,是美国外贸产品出口增速最快的目的地国”。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大使补充说,“他们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力。”

在上一次时间跨度长达40多年的冷战中,美国在欧洲前线拥有强大的盟友,大家团结一心各尽所能,一起向莫斯科施加压力。而今,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美国亚洲及周边地区主要盟友都希望与中国加强合作,而不是对抗,也不想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选边站队。芮效俭说,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所有老朋友——日本、韩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和台湾地区与中国大陆的贸易额超过了它们与美国的贸易额,这意味着“两强对立不符合他们的利益”。西方盟国也不希望中美对抗。美国很可能会孤零零的与中国打一场新冷战。

上一次新冷战迫使华盛顿和莫斯科在四大洲以代理人战争的形式互相对抗,而与那时不同,北京现在主要通过投资发展项目来扩大其影响力,这些项目甚至远及厄瓜多尔和肯尼亚。这些项目有其自私的目的,中国在非洲建设铁路部分是为了建设交通以便急需的原材料能向本国出口。2013年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是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开发计划之一,它致力于打造一条从中国到欧洲的陆上和海上新丝绸之路。现在想把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对付苏联的招数用到对付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上早就为时已晚。

此外,特朗普发起这场新冷战的时机也于己不利。他在中国加深与世界联系的同时减少了美国与世界的联系。刚就任总统不到2天,他就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份协议有12个签字国,其经济产出总量占到全球总经济产出的40%。在今年疫情期间,特朗普退出了由联合国于1948年建立的世界卫生组织,该组织专门负责处理疫情和公共卫生问题。而北京则承诺增加对该组织的财政支持。特朗普目前对世界的影响力也有限。

盖洛普民调显示,美国在全球范围内极不受欢迎。一项在135个国家进行的民意调查发现,各国平均只有三分之一的人赞成美国现任领导层,只比中国领导层高出一个百分点(仅比俄罗斯领导层高出3个百分点)。这也不是一个好兆头,并不利于美国争取全世界的支持来对抗或遏制亚洲强国。

特朗普宣布推出世界卫生组织 图片来源:ABC新闻截图

蓬佩奥演讲的吸睛之处在于其用尖锐语言对中国领导层展开了个人攻击。在他众多以偏概全的声明中,其中一份声称,“共产党人几乎总是撒谎”——这一说法极具讽刺意味,根据《华盛顿邮报》的分析,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已经发表了两万多条虚假或误导性的信息。蓬佩奥呼吁世界“支持好人”——含蓄呼吁中国人民奋起反抗自己的政府,此外也许还有向香港“民主活动分子”致意的意思。美国对华新政反映了特朗普当局将自己应用在伊朗身上的那套策略故技重施到了中国身上。如果“中国”一词被“伊朗”取代,那两份政策文件就几乎一模一样了。

危险之处在于,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可能会适得其反。在华盛顿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创建了基辛格研究所的芮效俭告诉我说:“通过对中国释放敌意,我们正把中国人民推向共产党的怀抱。”来自美国的挑战可能只会加强中国早已有之的民族主义历史意识。芮效俭说,中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提高了数亿人的生活水平。佐利克说:“那些只把中国视为破坏者的人在误导自己。而且,坦率的说,自欺欺人在外交上是非常危险的。”

然而,与中国展开新冷战的想法将在国内引起共鸣。皮尤研究中心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持负面看法。这是自2005年皮尤研究中心开始设置这个问题以来,对中国最负面的一次评价,与特朗普执政之初相比上升了近20个百分点。超过70%的美国人还表示,他们不相信中国会在国际事务中“做正确的事情”。在国会,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支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的立场。美中贸易委员会称,在本届国会期间,有350多个法案批评中国或以中国为主题,这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特朗普的新对华政策是对美国人民的突然袭击,事先并没有那种标志着美苏冷战开始的斟酌或辩论。1946年,一个为总统提供了30年顾问服务的富有金融家和知识分子——伯纳德巴鲁克(Bernard Baruch)在一次公开演讲中首次使用了后来名闻遐迩的“冷战”一词。当时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以笔名“X”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撰文,他在文章中首次勾画出了对苏遏制政策,从而引发了更广泛的公众辩论。巴鲁克的朋友沃尔特利普曼(Walter Lippmann)在《纽约先驱论坛报》的专栏评论中进一步推广了“冷战”这个词。

曾在美国国务院、五角大楼和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过的亚洲问题专家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阿斯彭安全论坛上预测,中国将是美国未来数版外交政策中“最重要的议题”,然而,美国“真的在一头栽向非常竞争性的、对抗性的国际关系,这将产生难以预料的后果,却极少有人讨论这一后果”。他质疑特朗普政府“更改体制”的想法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或者这种提法只是选举季的竞选语言。

这些前美国外交官告诉我,更有效的政策是在气候与环境、反恐与防武器扩散、冲突地区维和等问题上寻找中美合作,同时在知识产权、人权和南中国海问题上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扮演负责任的角色。中国广泛融入世界也为外部世界影响中国提供了抓手。曾经被隔离在所谓“竹幕”后面的中国人,现在已有数百万环游过世界,接触过自由,体验过民主,并与外国人展开过思想交锋。“有没有可能,”芮效俭问道,“中美几十年的接触会使中国产生一种意识,即相信要实现全面现代化就必须要实现经济和社会现代化,以及政治现代化?”蓬佩奥的粗暴讲话可能会对特朗普的选民基础起作用,但它损害了美国的长期利益,而且就像总统的许多外交策略一样很可能会失败。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纽约客》杂志)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